歡迎光臨本站,您是本站第歡迎訪問江北化肥位訪問者!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電話:023-67483060(公司總部)

023-40717777(氯堿營銷)
023-67146808(寶禾復肥)
傳真:023-67483060(公司總部)
023-40717888(氯堿營銷)
023-67146808(寶禾復肥)

郵編:401120
地址:重慶市渝北區雙龍大道79號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警惕:種糧大戶不種地了
網站來源:江北化肥 發表時間:2019-7-19 17:04:31 點擊次數:(次)

退租棄耕:糧價“天花板”下沉,成本“地板”上升,來自自然災害的經營風險增多,部分種糧大戶積極性受挫;

賬面上的口糧田與實際面積有所出入:部分鄉鎮存在不同程度的口糧田拋荒現象,部分農民把口糧田改種了草坪和其他經濟類農作物,但這些田塊仍按照種植糧食上報面積;

基本農田非糧化:部分地區劃定的基本農田或補充的耕地存在“進山上坡”現象,偏向劃到山區,而且海拔越劃越高,這使耕地和基本農田的質量受到影響;

耕地地力遭到破壞:部分農業經營主體將種糧改為種草皮,收草皮時需要連同表層土一起鏟走,一年收獲4次相當于把田“扒了4遍皮”;一些種茶果苗木的田,時間長了會土壤板結,這給耕地和地力保護帶來較大隱患。

記者近期深入南方部分糧食生產一線發現,在糧食市場低迷和經營主體自發的產業結構調整的背景下,部分全國產糧大縣出現了一些不利于保障糧食高質量穩定生產的因素:部分種糧大戶積極性受挫,退租棄耕;局部地區基本農田存在非糧化傾向,耕地地力遭到破壞;糧食生產統計制度不完善,賬面上的口糧田與實際面積有所出入等。

專家提醒,上述現象雖然只是在個別縣區出現,但值得警惕和關注,應舉一反三主動應對,消除影響糧食生產穩定的隱患。

1虧損風險加大 大戶棄種增加 

以種糧大戶為代表的規;洜I,是保障中國糧食安全的重要途徑之一。記者在部分全國產糧大縣了解到,近兩年一些大戶出現經營信心下挫的情況。

湖南省桃源縣種糧大戶彭晉京去年種了1500畝水稻,今年調整到1200畝。他告訴記者,他所在的幾個農戶微信群里,都有棄種的大戶!耙粋微信名叫‘田地主’的大戶,本來他起這個名字是很為種糧自豪的,但因為連續虧損,去年開始不種了!

記者在湖南、福建等省部分全國產糧大縣了解到,這些地方均有一些種糧大戶縮減種植面積甚至直接棄耕的現象。近兩年糧價低迷,多重成本擠壓,加上自然災害等經營風險,是影響種糧大戶信心的三大因素。

福建省南平市建陽區彭墩村村民陳良福說,去年他收了5.5萬公斤稻谷,其中近一半以2.76/公斤的價格賣給了糧庫,剩下的一半想等到今年春天價格漲一點再賣。沒想到過了一個冬天,價格反而跌到了2.4/公斤。

以往種糧大戶靠規模賺錢,畝均利潤兩三百元左右,近兩年糧價“天花板”下沉,成本“地板”上升,利潤空間被大大擠壓。今年春耕時節,記者在部分農資市場看到,多種農資價格均小幅上漲。其中,農藥價格大部分漲了10%15%,最高的漲了30%;化肥價格普遍上漲了5%10%。陳良福等種糧大戶說,去年受糧價影響種植戶每畝減收130元左右,農資成本畝均增加約60元到80元,人工和土地流轉成本也上漲了近百元。

市場流通不暢、優質難優價等問題,也是影響糧農生產經營信心的因素之一。桃源縣愛來米業負責人羅愛來說,現在糧食生產基本靠種植大戶,而種植大戶基本靠訂單生產,但當地4家最大的加工企業的訂單量加起來也只有實際產量的一半左右!安桓液灨嘤唵蔚脑蚴菦]那么多資金。去年我需要1500萬元,實際上獲得的資金支持是700多萬元,剩下的缺口要么是邊銷邊付,要么就是跟關系好的大戶先欠著。所以很多外地企業在桃源搞訂單生產也搞不起來,因為大戶不放心,怕它們不給錢跑了!

部分受訪種糧大戶反映,由于打開市場難度大,近兩年在生產轉型中改種優質品種實際效益也不理想。南平市建陽區黃坑鎮種糧大戶雷炳華去年改種了200畝有機稻,平均畝產量下降了150公斤,價格定為20/公斤。他有些擔憂,“如果都能賣這個價,那就能彌補產量的損失。但現在進度不是特別快,還得想辦法打開銷路,否則最后也得降價!

記者調研發現,在糧食市場不景氣和成本擠壓之外,來自自然災害的經營風險增多,在風險共擔機制不完善等情況下,部分種糧大戶感覺收益預期變數增多,經營信心受到影響。

“當下市場化的農業保險,對于規;洜I者投保條件要求較高但理賠難,起不到保險作用,更像是保費的一點利息!备=ㄒ粦羲局品N大戶表示,去年他種植的水稻受災嚴重,經過長期多方協調以后,理賠的面積也只占實際受災面積的八成左右。

一位全國產糧大縣的農業農村局負責人表示,受風災、水災、旱災等影響,去年當地受災的糧田統計面積為100萬畝。而政府下達的相關自然災害救濟資金有限,彌補農戶損失無異于杯水車薪!敖陙順O端天氣、病蟲害等帶來的自然災害呈增多趨勢,經濟損失壓力目前幾乎全部由農戶承擔,影響了種糧大戶的種植信心!

桃源縣農業農村局糧油站站長李虎等基層農糧部門干部表示,需要在加速國內糧食生產轉型,解決優質糧食市場流通,和建設由政府、保險機構、生產經營主體共擔的風險機制上加大力度,以穩定糧農收益預期,保護糧農種糧積極性。

2、統計不精準 種糧顯現下降趨勢 

記者采訪發現,因為統計技術等原因,個別縣區糧食實際播種面積與統計上報面積存在偏差,糧食播種面積減少的情況未能得到及時準確反映。

在南方某省一國家級產糧大縣(區),記者蹲點調研發現,該縣不少鄉鎮存在不同程度的口糧田拋荒現象,部分農民還把口糧田改種了草坪和其他經濟類農作物。但無論是拋荒還是改種,這些田塊仍按照種植糧食上報面積。

“農民生活很不容易,多上報一點面積,好歹能多拿一點補貼!碑數匾晃淮甯刹刻寡,該村不少農田拋荒棄耕,這兩年實際糧食播種面積只有5000畝左右,目前仍按6000多畝全種水稻的情況上報。

當地一位受訪干部告訴記者,從統計上看,該縣耕地面積一直比較穩定,但如果把長期拋荒的田或已經變成魚塘、茶園、林地的田都篩除掉,可能減少15%以上!氨热,近期我們對林業局和自然資源局的統計數據進行對比,發現耕地和林地重合面積達到了6.8畝,這是因為有不少耕地上實際已經種植了竹林或樹林,林業部門就算成了林地!

對于出現的統計面積誤差,部分受訪農糧部門工作人員表示,目前統計糧食播種面積的辦法,還是由村一級開始,由下至上層層上報數字,上級部門再抽查核實,這一制度難以完全準確。

“縣級農技站的工作人員有限,一年最多選擇十來個村做復查,主要復查方式也只是眼睛看、嘴巴問。如果一片80畝的田,基層說有100畝,復查人員也很難辨明!币晃换鶎愚r糧部門干部說。

中國糧食經濟學會副會長程國強說,現在農業部門保種糧面積的主要辦法之一,某種程度還是依靠層層下派任務,實際上基層政府無法強制農民種糧,部分基層干部對于統計數字核實并不是十分嚴格。

記者調研了解到,近年來,生產經營主體自發的種植結構調整,或因耕作條件等原因拋荒,造成部分地區糧食種植面積呈下降趨勢。相關專家表示,糧食種植情況的精準反映對制定糧食政策意義重大,對糧食播種面積的統計應該更加精準和嚴格。

“個別地方反映出來的情況提醒我們,要用遙感、衛星等現代化的信息技術,提升統計技術水平,加強部門間數據共享,提升統計數據的準確性!背虈鴱娬f。

3、基本農田“上山” 耕地質量難保障

“藏糧于地”是保障糧食安全的重要途徑。記者調研發現,目前部分地區耕地和基本農田質量和數量保護,面臨農業經營主體自發產業轉型破壞現象增多、基本農田劃定區域不合理、耕地保護力量不足等問題,不利于保障糧食產能。

在東南沿海某縣,記者看到不少連片農田種著綠油油的草皮。當地一位農糧部門干部表示,近年來當地有近萬畝農田由種水稻或玉米陸續改種草皮。在閩北的一個產糧大鎮,越來越多的茶樹從山上搬到耕地甚至基本農田里,上千畝稻田變成了茶園。

部分農業經營主體將種糧改為種草皮、果樹林木,甚至直接在基本農田上開塘挖溝種荷花、搞養殖,引發基層農糧部門對于耕地質量和基本農田保護的擔憂。部分農糧部門負責人表示,以種草為例,除了直接挖損農田,化肥農藥用量遠超一般口糧田外,收草皮時需要連同表層土一起鏟走,一年收獲4次相當于把田“扒了4遍皮”。一些種茶果苗木的田,時間長了會土壤板結,這給耕地和地力保護帶來較大隱患。

與此同時,基層反映,雖然國家對耕地保護要求越來越嚴,但目前耕地保護面臨破壞行為發現難、執法難。一方面,相關法律法規細則不完善,且土地原耕作層基礎數據缺乏等,難以界定怎樣才算破壞耕作層。另一方面,縣區國土執法人員少,常常在發現問題時,實際破壞行為已實施完畢。即使發現違法行為,多數情況也只能通知限期整改,沒有強制執行權。

記者發現,除了經營主體對耕地的任意使用帶來的耕地保護難題以外,近年來部分地區隨著城鎮化進程加快,劃定的基本農田或補充的耕地存在“進山上坡”現象,比如偏向劃到山區,而且海拔越劃越高,這使耕地和基本農田的質量受到影響。

“近年來,不同部門統計的25度以上坡耕地面積的數據‘打架’,原因是基本農田劃定問題!敝胁磕呈∫晃簧絽^縣林業局干部受訪時說,他們原計劃2014年到2020年間退耕還林7.9萬畝,主要利用25度以上的坡耕地。但縣土地管理部門數據庫里顯示縣里25度以上坡耕地面積為零,導致他們連年完不成任務。但這跟當地作為山區的實際情況嚴重不符,“有些耕地坡度35度都不止!

記者了解到,財政部駐該省財政監察專員辦事處在一份評估報告中指出,數據“打架”不排除部分主觀故意:一是一些地方為方便經濟發展征占耕地,將城郊基本農田劃為非基本農田,卻將山上的坡耕地劃為基本農田;二是將部分25度以上坡耕地作為國土整理儲備用地。

“為保證質量,現在對基本農田的劃定比例和位置,很有必要重新調整!备=ㄊ∫晃簧絽^縣自然資源部門干部表示,作為丘陵地區,當地基本農田占耕地總面積的劃定比例甚至超過90%,不少大坡度的田也成了基本農田;此外,不少林地作為“可以恢復成耕地的土地”也被劃成基本農田。

部分基層農糧部門負責人表示,當下處于農村產業轉型和城鎮化及鄉村基礎設施發展建設提速時期,耕地數量質量安全面臨復雜形勢,應加強對耕地數量和質量的評估和保障工作,加快高標準農田建設和中低產田的改造提升,以摸清、做實糧食安全保障的“家底”。同時,應盡快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強化基層執法權和執法能力,加大科技手段運用,構建更加完善的耕地保護網絡。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林超周勉

本篇出自化肥價格資訊,僅作參考,請讀者自行承擔全部責任。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協商處理。

不卡一卡二卡三乱码新区